多家商场内设动物园卫生条件堪忧监管部门已派人检查

多家商场内设动物园 卫生条件堪忧一些动物园动物扎堆圈养,异味大,有安全隐患;监管部门已派人检查,对相关动物防疫问题提出要求

五棵松附近的室内动物园有两只土拨鼠对外展出。工作人员介绍,展出的土拨鼠均为宠物型,一公一母,目前被关进了透明的展示箱,“原来周末可以开放让小朋友喂食,但最近一个月都不行了。”

园区二楼,有些孔雀和火鸡的双脚用绳子绑在一起。工作人员介绍,这几只禽类曾扇翅膀跳出圈养栅栏,所以绑住了双脚。

市民柳女士:不敢带孩子去玩,这种动物园里,动物和人之间的距离太近,一旦动物失控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记者询问是否存在动物防疫问题时,上述两家动物园的工作人员都表示,动物都注射了疫苗,“尤其是土拨鼠,每个月都要注射疫苗。”五棵松附近的室内动物园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只要土拨鼠注射了疫苗,咬了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市民贾小姐:现在天冷了,能在室内逛动物园对我来说确实有点心动,但如果这种饲养模式不适合动物生存,我个人是绝对不支持的。

工作人员表示,动监所此前曾接到市民反映该室内动物园的问题,“已经派出工作人员现场进行检查,还对相关动物防疫问题提出了要求。”

@北京市海淀区动物卫生监督所

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西三环的室内动物园。这里提供129元/位、199元/位、299元/位的参观互动项目,可获得喂食动物的蔬菜包和谷物包。记者购买了199元/位的项目,进入园内,提出要体验“钓金丝熊”等鼠类项目,工作人员表示,此前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前来检查,“要求鼠类项目必须全部收起,不允许在外展示,不然我们要关门的。”

一些室内动物园还开设展示鼠类项目。

曹小萍:2003年开店,袁老就开始在我这里剪了。说实话,我们大家都习惯了,平时农科院的人也来这里理发,大家都很熟。

新京报记者马瑾倩、应悦:一些室内动物园环境较差、气味刺鼻,圈养动物的状态也不好。专家表示,将羊驼等大型动物圈养在室内,不仅违背了它们的天性,也容易滋生病毒,不同种类的动物混杂饲养,还可能造成病毒交叉感染。

新京报:以往的生意怎么样?

店内悬挂的曹小萍为袁隆平理发的照片。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市民张女士:丰台区西三环某商场内有一室内动物园,拉一堆小动物养着,收门票赚钱。卫生不太过关,里头的动物也多是蔫儿蔫儿的,甚至还有土拨鼠这种动物。

新京报:有媒体报道,袁老每次过来理发,都会多付一些钱?

新京报:未来有什么打算?

新京报:你的家人支持吗?

新京报:现在小店在网络上走红,感觉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吗?

新京报记者从曹小萍处了解到,这家理发店位于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红园东路,距离湖南省农业科学院很近。自2003年开业后,一直没有关过门,已走过了16个年头。

袁隆平今年为曹小萍题的字。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喂食龙猫时,工作人员建议将瓜子塞在吸管口,用此喂食。记者追问是否可用手喂食,是否会受伤时,工作人员表示,曾有顾客赤手喂食三只龙猫中较活跃的一只时,手指被咬伤,皮肤蹭破,“贴个创可贴就好了,都打了疫苗没啥问题。”

曹小萍:因为当年袁老师一句话。当时觉得很累,想到外面去发展,去开一家大一点儿的店。当时已经看好门店了,遇到袁老师来理发,我跟他说要走了,他就说,“啊,你以后走了,我们剪头怎么办?”这句话挺触动我的,我犹豫后还是留下来了。

“这些动物干净吗?”记者询问一位工作人员,对方回答,“能干净吗?”记者喂食抚摸毛驴时,询问是否会对毛驴进行清洗,另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不会给动物洗澡,毛驴和马是由山东一家合作企业提供,每隔一到两个月会换一批,“要不然它们常年在室内不见光受不了。”

北京某动物医院院长表示,将大型动物养在室内,首先违背了它们的天性,同时排泄物也多,在室内饲养,不排除会滋生细菌。

一名资深兽医表示,在非自然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动物,很容易因环境改变产生应激反应,“这种反应对于动物本身会有一些伤害,比如食欲降低等,也会让动物的攻击性变强。”此外,室内动物园里,不同种类的动物混杂饲养,存在病毒交叉感染的风险。

市民胡先生:每次路过的时候都隐隐约约能闻到一些味道,不知是我心理原因还是真的有。总之还是担心动物身上携带的传染性疾病的问题。

曹小萍与袁隆平合照。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

曹小萍:是的,这两年是这样的。他说,你这儿挺便宜的,生意也不是很好,他就硬塞给我100元,我其实不想要的。但身边人都说,人家诚心给,推来推去也不好,后来我就收下了。最开始的时候,我都会追出去,他就是不接,我还挺不好意思的。

@北京市丰台区动物卫生监督所

动物展室异味刺鼻粪便未及时打扫

走红后顾客多了,“感觉很累”

11月20日下午,记者来到丰台区西三环附近的一家室内动物园。在这里,马、驴、狗、狐狸、臭鼬、豪猪等味道较大的动物安置在单独的房间,同时开放通风设备,但进入空间喂食互动时,仍能闻到刺鼻的气味。记者注意到,味道最大的狐狸、臭鼬、豪猪所在的房间尚未打扫,笼子底部及地下堆积了不少粪便。

新京报:现在理发的价格是多少?

曾设土拨鼠等项目 但近期已被叫停

北京市海淀区动物卫生监督所:室内动物园应在经营之前,向动物卫生监督所进行报备,包括动物来源、场地条件等。相关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也要出示。

西三环这家室内动物园共有二十多个项目,店面较大。进入园内后,并没有工作人员引导陪伴。直到记者尝试喂食抚摸毛驴,被咬到衣服和书包,找人帮忙时,工作人员才出现。接下来,工作人员几次离开,被记者叫回。类似情况,在该商家的网络平台点评中也被多次提及。

室内动物园卫生状况不乐观

在室内动物园工作是否要具备相关知识?一位员工称自己刚来工作,入职前并未进行动物驯养培训及相关考核。

这家室内动物园仅存的动物互动项目是喂鱼。入口处有3个室内鱼池,每个鱼池都有十来条体型较大的锦鲤。靠近鱼池,可以闻到明显的腥味,池底可以看到不少锦鲤的排泄物。记者询问鱼池换水频率及清洁频率,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每天都会换水,但这里的鱼多,难免有味道。

园内一些动物的状态不太乐观。记者进入鸟笼喂食时发现,鸟窝和地上撒满谷物,几十只小鸟站在屋顶树枝上一动不动。记者多次尝试喂食,几乎没有鸟类聚集抢食,工作人员打击树藤,才让鸟类飞往屋内另一边。

龙猫打了几次疫苗,是否定期补打?该工作人员表示只打了一次疫苗,还会定期体内外驱虫,“疫苗也是病毒,老打对动物也不好”。

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,动监所对动物展览、演艺表演、贩售等不同业务有不同的要求,室内动物园应在经营之前,向动物卫生监督所进行报备,包括动物来源、场地条件等。相关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也要出示。“日常经营中,我们还会要求经营方定期除菌、消毒,清理排泄物。”

有室内动物园设鼠类项目,原本在外展示,但目前已经收起。新京报记者 陈超 摄

无工作人员引导 顾客喂龙猫被抓伤

曹小萍:我这个店不会离开的,当初就是为了袁老留下的,不会离开。我在这儿开店,他剪头发也方便些。

男士理发20元,“袁老每次都塞100元”

曹小萍:因为位置比较偏僻,生意不算很好。

曹小萍:我先生说,给袁老理发是一件荣幸的事,继续留在这里也方便袁老剪头发。因为他理发特别勤,有时候四五天就理一次。

丰台区动物卫生监督所:已经派出工作人员现场进行检查,还对相关动物防疫问题提出了要求。

曹小萍:说实话,我挺不适应的,今天理发的人很多,感觉很累。开了16年,这家店就只有我一个理发师。从开门到现在,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。

新京报:袁老是从什么时候在你这里开始理发的?

曹小萍:2003年、2004年的时候,价格是3元、5元,现在调到了20元(男士理发)。

11月19日晚,记者来到海淀区五棵松附近的一家室内动物园,这里没有饲养太多大型动物。展示的动物多为两栖爬行类,如各类蜥蜴等。入口处,鬃狮、蜥蜴、变色龙等均关在透明笼子内。园内还有大量鱼类,游客可以投喂形式进行互动。在这里,记者并未闻到太多异味。

新京报:为何坚持这么久?

rrvalley.com

Related Posts

Read also x